首页·风水国学

风水形势的意义以及现代建筑的风水形势的利用

2019-09-08        已有人已阅读
风水形势的意义

风水形势学说,就是风水理论中的“形”与“势”这两个最基本概念的实际运用,就本质来说,实际上就是运用建统形体及其他环境景观构成要素,如地形地貌,山川植被以至光色等等,进行空间组合。使在体量、尺度、造型形式及至质地肌理等方面大小高低、远近离合、主从虚实、阴阳动静等变化,都能适合人的生理和心理要求,在感受效果上,待别是视觉感受效果上,引起审美愉悦,并臻于艺术上的完善。而建筑外部空间设计理论,也不外是有关这些空间组合处理技巧规律的概括和抽象。事实上,如后文将要论证的那样,中国风形势学,就正具有这种理论思维的内涵与特征。关于形和势的概念,早在先秦诸子著述中就广泛应用,甚至还有专以“形”、“势”为题的论,如《管子》中的《形势》《形势解》诸篇,《孙子的《形篇》、《势篇》,等等。其中,“形”有形式形威力等意义;而形与势相比较,形还具有个体、局部、细节、近切的涵义,势则具有群体、总体、宏观、远大的意义。
 

正是基于这种理论和实践经验,在建筑规划设计方面,也形成了如《周礼地官》所载述的所谓“形体之法”。曾以“数术穷天地,制作侔造化”饮誉于世的东汉大学者张衡在《冢赋》中:“宅兆之形,规矩之制,望之方以丽,践而行之广以巧。”明确表达了建筑外部空间设计注重远近行止不同而巧于变化的视觉感受效果。这与更早的西汉王褒《甘泉赋》却而望之,郁乎似积云”等描绘建筑群外部空间意象的诗句,也正是异曲同工,反映了当时士人对建筑审美的共同取向。
 

国时,曹魏大风水家何晏云:“远而望之,若朱霞而耀天文;迫而察之,若仰崇山而戴垂云”等等。他还借用“形”与“势”有关局部与整体的不同涵义,明确地指出了建筑艺术上处理局部形体细节各自独立而在结构上保持整体有机统一的意象。在风水理论的发展过程中,对于建筑环境景观中空间构成方面诸如高下大小、远近离合、主从虚实、整体局部、动静阴阳等等视觉感受效果及内在规律,遂逐步得到认识和把握;终于衍为一套系统而深刻、内涵丰富而科学,并具有哲理性的理论。风水形势说的有关理论,主要围绕着“形”和“势”的基本概念而展开,规范了二者的不同涵义和不同的空间尺度界限,并说明了它们相反相成、对立统一和相互转化的辩证关系及相应处理技巧。传世较早的风水要籍如《管氏地理指蒙》、《郭璞古本葬经·内篇》等所载:

“远为势,近为形;势言其大者,形言其小者。”

“势居乎粗,形在乎细。”

“势可远观,形可近察。”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

“势为形之大者,形为势之小者。”

“形即在势之内。”

“势即在形之中。”

“势如根本,形如蕊英;英华则实固,根远则千荣。”

“势与形顺者吉。

“势来形止,前亲后倚者为吉。”

“形势相登,则为炽之佳城。”

“形全势就者,气之旺也。”

形,概指近观的、小的、个体性的局部性的细节性的空间构成及其视觉感受效果。

势,概指远观的、大的、群体性的、总体性的、轮廓性的空间构成及其视觉感受效果。
 

风水形势说在理论上的阐发,一如古代中国其他学术理论内涵丰富深刻,而概括性极强,言简意赅。惟其言简,或用当代有关理论对照诠释,则其内涵的多方面意义与价值将更为彰明较著。
 

例如形势说的核心,除定性概括了“形”和“势”这两个基本概念外,还定量给出“千尺为势,百尺为形”的规定,作为外部空间构成的尺度权衡基准。这规定,由现代有关理论及相应成果来分析,则明晰可见它们实际上是古代哲匠们在深刻认识和把握了有关人的行为及知觉心理规律的基础上,极其准确凝炼地给出的“外部空间模数”是十分科学的。
 

对于“形”其“百尺为形”的基本尺度规定,依中国古尺,从周尺到康熙量地官尺,折算为公制,约为23~35米;“近以认形”“近相住形”,以之为近观时的视距标准,则正与当代建筑理论中以看清人的面目表情和细节动作为标准的近观视距限制基准若合契符。这一视距限值,也正是广泛应用在影剧院、多功能体育馆,以及街道、广场、建筑群的外部空间等设计实践中的一项重要的基准尺度或模数。众多的有关理论著述曾强调指出,这空间尺度予人的心理感受,以富于“人情味”为最显著特征;以此为准,可创出尺度宜人得体的外部空间。
 

按照风水形势说,百尺为形的空间尺度规定,对单体性的空间构成,还具有体量尺度的制约意义,即如建筑单体或建筑局部空间划分,其面阔、进深与高度,一般也应以百尺为限。由当代理论可以知道,这也正是控制建筑体量不失之于“尺度超人的夸张”,而富于人情味的合宜尺度。而且,同近观视距一样,这一规定也具有内在的科学依据。
 

中国古代的千尺合现代尺度230~350米左右。当代研究成果证明,这也正是一个外部空间设计中以人的活动为中心的科学尺度规定。

其一,这是人作为步行者活动时,能保持愉快胜任的合宜步行距离。

第二,这也是以人为观察目标的一个远观视距限制值,就是远以观人,虽然面目及动作细节无以辨认,却可以由人的轮廓、动态特征而加以识别的远观视距值。以这一限制值界定的空间,在远观的角度上说,仍然是一个具有“人情”味的空间。

 

此外,就当代理论分析,合于人的尺度即“百尺为形”的建筑或其他景观形体,在千尺之远观看时,视角为6度。这正是人眼最敏感的黄斑视域;同时也正是当代建筑外部空间设计中的一个重要极限视角。实际上,当视角小于6度时,空间的景观效果,尤其是空间综合效果,将明显消失,趋于空旷,并产生疏远感。有鉴于此,为避免各单体性空间构成百尺之形在大范围的空间围合和远观时失之于空旷和疏远感,而仍能具有宜人的空间艺术效果,则在外部空间的总体布局上,把各单体性的百尺之形,控制其空间围合尺度及远观视距不逾于千尺,即350米,当是十分关键的。风水形势说有关“千尺为势、百尺为形”的限制规定与具体运用,在这方面恰恰表现出明显的针对性,殊非偶然,而且具有很高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在远景逾出千尺限外时,风水形势说还别具匠心,注重“驻远势以环形”、形乘势来”、“形以势得”的艺术处理,即在远景上,使一些个体性的百尺之形,或者因借山地形,或者倚靠大体量、大尺度的群体性空间组合作为底景,得到衬垫烘托,从而获得远观上宜人得体的空间艺术效果,不致于疏远空旷。这戛夏独造的匠心,显然是非常高明的。
 

风水形势说对外部空间设计深思熟虑精湛高超的意匠,值得重视,还有其对远观、近观、以及介乎这两极之间中景景观时空动静感和相应艺术处理原则把握和阐发。而在这方面,由当代有关理论来观照分析,则同样可以得到充分证明,其本质也是十分精湛科学的。
 

风水形势说的这一取向,从人的行为和知觉心理来分析,真是有道理。实际上,人在外部空间组群中作步行运动,当其近观时,景物细节,尤其是建筑艺术处理中造型、设色纹理、质地等种种细节的丰富多釆,往往使人瞻恋驻足;而俟其远观景物,人虽移步,远观视角的变化却常较微小,景观微差变化也往往难以明显觉察。因此,近观和远观的视觉感受,多具有时空上的相对静态特征。与此明显成为对比的是,中景景观主要是在远近行止的显著变动中,被人连续感知而获得“知觉群”的综合印象,它具有时空上的显著动态感,也自在情理之中。
 

基于此,风水形势说在综合近景、中景和远景上的外部空间构成方面,提出了重要的处理原则:对千尺之势的大型空间组群,一方面,要从全局或整体上控制其具有特定性格或气魄;另方面,要在此基础上,以百尺之形为率,把整个空间组群划分成既各相独立、互有差别而又有联系的多个局部性空间,巧妙地组织其中各单体及局部细节的艺术处理。这样,空间组群便能一气呵成地显现出性格鲜明的有机统一的整体特色;而移行其间,在远、中、近的不同层次上,纷呈展现的形与势的时空转换,更能予人以一系列的不同感受并引起情感变化,形成富于戏剧性的生动有致而又连续不断的审美体验。
 

这一系列空间感的认知及其在外部空间设计中的广泛应用,就现代建筑理论而言,盖源自19世纪西方建筑界的视觉分析理论,本质上都是静止式的,即是在各不同视距的固定观赏点上为人所感知的。而风水形势说以百尺之形划分千尺之势的空间构成原则,虽然包含了这种静态空间感的认知与运用,但其更为注重或强调的,实际上是时空运动中一系列静态空间感及其转换变化的连续综合印象。这一取向,其实是更吻合于弥补西方的经典性视觉分析理论的缺陷而发展起来的当代外部空间设计理论,例如日本学者芦原义信提出的“十分之一理论”和“外部模数理论”等。
 

中国古代的尺度系统。其标准取自人体并主要以十进制而推衍形成,在古籍中原有很多记载。如《家语》谓:“布指知寸,布手知尺,舒肘知寻”;《风俗通》则有云:“步始于足,足率长十寸十寸则尺,一跃三尺,法天,地,人,再跃则步”;“周制八寸为尺,十尺为丈,人长八尺故曰丈夫”;《论衡·气寿篇》也说:“人形丈,正形也;名男子为丈夫,尊公妪为丈人”等等。
 

就建筑而言,古人也非常注重尺度合宜,以满足人的生理、心理及社会需要。由诸多史籍载述而分析,风水形势说“千尺为势,百尺为形”的尺度规定作为建筑外部空间设计的所谓“外部模数”,盖源自以人体为准的尺度系统,并以十进制为基础,由室内空间尺度外延形成,即由尺而丈(10尺),再而百尺(10×10尺)千尺(10×10×10尺),当是十分明显的。而这与芦原义信外部模数”的“十分之一理论”完全契符,也当是毫无疑义的。还应当在此指出的是,在具体的建筑设计实践方面,反映着外部模数“千尺为势、百尺为形”的空间构成原则,以百尺为形的坐标网格来推敲建筑群的空间布局,即外部空间设计,实际也是中国古代传承弥久和应用普遍的一种方法。
 

通过以上各方面的比较分析,完全可以确信的是,风水形势说实际是中国古代先哲们在他们丰富的创作实践和审美体验的基础上,洞察并驾驭了外部空间构成和人对其感知过程的一系列本质特征及内在规律,经过深刻的抽象思维而形成的外部空间设计理论。这一理论体系具有丰富的内涵,也具有严密的系统性和科学性,不仅具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也具有很强的实践价值,毫不逊色于现代外部空间设计理论。
 

风水形势说是和中国古代建筑创作实践紧密联系的,由此遂得以产生许多光耀世界建筑文化之林的伟大作品,达到极高的艺术境界。观照和分析这些实际创作,将可以更充分认识风水形势说作为中国古代外部空间设计理论的影响和价值;包括设计技巧,尤其是设计思想和理论。在这方面,观照和分析紫禁城这一最典型的杰作,特别是其大规模组群的外部空间设计意象,当然具有重要意义。

上一篇:未看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吉地必有吉水

下一篇:中华5000年的节日文化令人赏心悦目的奇范

扫描关注安息网微信

  • 获取更新动态
  • 最新优惠信息
咨询热线

7x24小时热线

电话咨询:183 283 29737

客服微信: kandishi